这个网站,有点东西!
www.yddx.net

转自S1论坛的奇怪知识:结扎记

S1网友记录的真实的结扎经历,文风朴实幽默,有种天才小熊猫的感觉。

提着蛋看完的,没事别折腾自己,别和自己过不去!

不知道结扎了之后有没有影响,之前在哪听说过老了会吸收不掉。

想想那时候计划生育的人被迫去做,什么感受。

以下为原文:

=============

起因

=============

我去结扎,完全是出于一己私欲。

我,33岁,有一儿一女。精力充沛,性欲旺盛,老婆又长得很诱人,导致我脑子里成天想些奇怪的事情。我们一直严格使用安全套避孕,但安全套有个在我看来非常致命的缺点——影响节奏。

有时想多磨蹭会儿再戴套罢,又怕怀孕。要知道,我们的两个孩子都是一次就中,所以每次戴套程序不严谨都会引发意外怀孕的恐慌。为了兼顾这事儿的安全和流畅,我决定干脆扎起来算了。总之就是一己私欲,色令智昏了。

==============

寻觅

==============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上午,我提前下班,挂了个单位附近三甲医院的男科。

“你好,我想结扎。”

“啊?结扎啊?我们早就不做了!据我所知,现在本地的三甲医院没有哪个做结扎了!我给你把号退了!

“这……”

去窗口退了十五块挂号费,我悻悻地离开了医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没事就在网上搜搜,无果。忽然,我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靠谱的、一定能给我答案的地方——

网络问政平台。

我迅速写了个帖:“同志你好!我想做男性结扎术,之前挂了某三甲医院的男科号,医生说没有三甲医院做了,私立医院我又不放心,请问还有公立医院做吗?如果无法回复,有劳转办到卫健委,谢谢!”

两天之后,第一个收件单位一一社区,给我回了电

“我们给你打听了一下,好像目前只有江北区的计生医院可以做,他们是公立的…….记个座机电话。”

我连声称谢。

后来我搜寻自己的问政记录,好几条投诉都能查到,偏偏这条不见了。大概是他们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那啥,给删掉了罢…

三分钟热情一过,加之年底事务繁忙,结果就忘了这事儿,连电话号码都弄丢了。快一年以后,再次想到此事,心想拣日不如撞日,便利用午休时间,乘轻轨找了过去。

轻轨3号线红旗河沟站下车,出1号口,穿过地下通道,爬坡两三百米,眼前出现四行大字:

优生优育
计划生育
避孕节育
生殖健康
——就这儿了!

医院标语:

门脸儿:

大厅:

================

沟通

================

中午时分,医院的人都午休去了。等到下午两点,服务台来了护士,便向她询问。

“啊,下午没有男科医生的,你明天上午来罢。”

扑了个空,好事多磨啊。

回头就跟领导请了半天假,请好假之后便关注了这家医院的公众号,注册用户,预约挂号。

次日一早,我又来了。

出门前,我老婆反复强调,一定要确认医院是不是公立,千万不要遇到手术台上把你输精管都扯出来了然后坐地起价之类的可怕事情。

经反复确认,这家医院的确是公立!

早早来到医院,直奔四楼男科,医生却不在,门口也没有男科病人等待。

全院几乎全是女性,有大肚子的孕妇,有看上去是来做产后保健的,有从对话推测是来做生殖辅助的。

跟四楼护士站反映,护士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说我给你打电话叫他。

看样子是男科生意太清淡,忙别的事儿去了。

等了约十分钟,男科张医生来了。中年人,瘦瘦的,略有白发。

他和蔼地问道:

“你来看什么?”

“我来做结扎。”

“结扎啊~你都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

“跟爱人商量好了吗?”

“商量好了。”

“有孩子没?”

“一儿一女。”

“喔!那很幸福啊!为什么想到来做结扎呢?”

“夫妻生活还比较频繁,安全套有时操作不规范,担心意外怀孕。”我文雅的说。

“避孕药、埋植之类的其他避孕方式了解过吗?结扎我们一般还是不建议作为首选。”

“了解过,觉得还是扎起来简单。”

“那你对结扎了解多少呢?”

“有一定了解罢……”

“我还是给你讲讲罢。男性结扎起源于英国,距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在西方国家,大约有10%的男性结扎过,我国在计划生育时期曾大量运用,主要是农村,现在做结扎的人很少了,重庆现在大概只有我们在做了,每年大约有几十例……我们这个门诊,也是今年五月才开的……”

我随着他娓娓道来的声调,步入了人类结扎史,我自己也将成为结扎史的一部分。

==================

释 疑

==================

历史讲完了,开始讲原理。

他拿出一张详细的生殖系统解剖图,开始详细讲解具体原理。

“看,这是输精管,被精索包裹着,左右各一条……”

“就大概这个地方,左右各开一条小口子,把输精管从精索里挑出来,切断,要切掉大约半公分……”

“操作很简单,要做就是我们黄主任给你做,一般一刻钟就完成了,即做即走……”

“黄主任技术很好的,计划生育时期进行了大量实践,总结了很多经验……”

听着他详细的讲解,不免有些紧张,感觉自己的丁丁正在往里缩。

张医生挺健谈,讲解之余还穿插一些例子:

“这个做了之后是永久性的,复通需要专门的吻合术,不一定成功哦……”

“有个农门,已育,我们给他做了,后来他老婆去世了,他再娶的对象又是初婚,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只好来找我们做复通……”

“这个有短期和长期的不良反应,短期的术后不良反应,在我们这里几乎没有,黄主任技术很好的……”

“长期的就是20年30年之后了,说不准,因为术后精子就不能排出,只能被上皮细胞吸收,过了很多年吸收能力下降,就可能胀痛哦……”

“我父亲就是这样,他前几年跟我说下面不舒服,我那时候才知道他做过结扎……”

这些事例都休想动摇我的意志(我的意志已经被**控制,只管当下了)。

讲解结束之际,医生抛出了两个问题:

“我考考你啊,结扎影响功能吗?影响快感吗?”

回答之后,张医生点头称是,然后又是一番科普。

最后,他问道:“还是决定做吗?”

我不顾自己已经瑟缩的丁丁,说要做。

“手术时你爱人来不来?”

“屁大点事,她来干嘛。”

“那你把这个知情同意书带回去,让她签字盖手印。”

医生从桌子下面掏出一张纸:

==================

检查

==================

你今天就把术前检查做了罢。黄主任过两天才回来,你想什么时候做手术?

我说尽量周未罢。医生说等他跟黄主任约一下时间。

检查结果他那儿能看见,让我第二天给他打电话。

“听说做这手术还有优惠?”

“对呀,你下次带结婚证和复印件来,可以减免350块钱。”

“哇!”

接着就开了一堆单子。

有体格检查、生殖系统彩超、心电图、血常规、凝血五项、尿常规、肝炎、新冠等等。总共496.08元,全部刷的医保卡个人账户余额。

其中体格检查是医生自己动手。

他把我带到诊室的卫生间,命我脱掉裤子,然后开始触摸丁丁。

“嗯,睾丸完整……精索都捏得到……没有外伤……”

片刻后,我穿上裤子,开始做其他检查。

去做彩超,要求憋尿。

没尿,出去买了一瓶农夫山泉屯屯屯灌下去,彩超11点半收摊,11点19分可算变出尿了。

做彩超的是个年轻的女医生,看眉目还挺漂亮!

前面都在做产妇彩超,突然进来咯男的,她眉头一皱,丢给我一张卫生纸。

“先露出小腹就行了……然后把裤子脱到膝盖……脱到膝盖就行了,不用再往下脱了!”

接着又下了一道命令,我只听清一部分:“卫生纸盖住……小腹上……把生殖器往上提起来……”

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但我还是照做了,左手用卫生纸盖住小腹,右手把瑟缩的鸡尖逮住,用力提了起来,勉强摆出一个昂头的姿势。

医生眉头皱成了一团。

“你在干什么!让你用卫生纸盖住生殖器,把它往上提起来贴住小腹,我好检查下面啊!”

啊,误会了,误会了……

做完彩超,正好用憋的尿去做尿常规。

再检验科拿了个杯子,朝厕所走去,一手端好杯子,一手扶好丁丁,瞄准,嗤——

咦,怎么在滴水?撒歪了?

抖了一下杯子,怎么还在滴?

——这他妈的杯子有裂口!

我连忙中断撒尿,奋力夹住珍贵的残尿,提起裤子,重新拿了个杯子,再次回到厕所,嗤——

这下没问题了。

图为珍贵的尿。

新冠检测也从以前的捅鼻孔进化到了挠喉咙,感觉舒服多了。

这是朱儿面馆。

面是好面,肉是好肉,佐料打得不好。

肉烧的时间不够,筋筋塞牙,塞到我最里面的牙缝里,左右各一坨,牙线都弄不出来,用舌头顶了两小时才出来……

==================

准备

==================

结扎这件事儿不能被我妈这个老封建知道。

我把手术知情同意书藏在衣兜里,以老婆辅导女儿做作业为掩护,趁我妈不注意迅速拿出来,大方地摆在正在做作业的女儿对面,轻碰一下老婆,手指:“看这里。”

我老婆一愣,而后秒懂,淡定地签上了名字。

第二天一早,给医生打电话。

医生说全部检查都正常,跟主刀的黄主任约好了下周二,让我早点去,第一个给我做。耶。

医生嘱咐,自己在家提前把毛刮一刮。

周六晚,我决定刮毛。

医生倒没说要刮得很干净,只说剪短些。

自己剪视角不好,就让我老婆帮忙。

两人躲在浴室里开始操作。

剪了没一会儿,老婆嫌剪毛耽误陪孩子,不想剪了,说孩子在外面无聊,明天继续。

我心想明天怕不也是这样,说你走罢,我自己来!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因紧张而颤抖的手,右手持剪,左手逮毛,小心翼翼地操作起来。

丁丁恐惧德拼命把自己往里藏,让我想起自己读过多遍的《檀香刑》,里面这样描述遭受凌迟的钱雄飞的丁丁:“那东西可怜地瑟缩着,犹如一只藏在茧壳中的蚕蛹。”

大师的比喻,何其形象,何其贴切!

咔嚓,咔嚓…….断毛纷纷飘零。

“哎哟!”妈的,失手剪到皮了!

阴囊一阵刺痛,一摸,出血了…

万幸没剪穿,否则医生可以将就这个口子操作了。

多亏我凝血功能好,不一会儿出血便停止了。

吓得不轻!

又过了一天。我老婆临阵动摇了。

“再考虑一下罢!有风险呢!万一术后不舒服,走路姿势奇怪,被你妈看出来了怎么办!过了很多年有后遗症怎么办!……”

但我心意已决!

已经花了五百块检查费呢!那不是白花了!

反复劝阻无效,,我老婆说:那我去请假陪你,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去……

然而当天她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办。

我们决定先分头行动,在医院手术室相会。

==============

前奏

==============

公元2020年11月,周二。多云。

是个结扎的好日子!

大早,我和我老婆就分头出发,她去紧急办事,回头来医院找我。

我直接来到医院,见到传说中的黄主任,比上次的医生年轻一点,没想到已是身经百战的结扎小能手了。
**了一张黄主任发给我老婆,我老婆说他头发都白了啊,我纠正说,是中间秃顶反的光。

黄主任还是很负责地再次确认了我的手术意愿,然后开始走程序。

“检验单都给我,手术室要收。”

“啊?之前没说啊?我带都没带!”

还好医生们都特别好,加上医院业务不忙,都给我重新打印了单子,其中重打彩超单子要交八块钱。心电图不能重新打印,医生直接给我重新做了一次,简直友善!

收齐了检查单,去缴手术费。

545.50元,凭结婚证减免350元,但剩下的两百块要自费,如果刷医保卡就不能减免。

权衡一番,选择了自费两百。

还开了十几块钱的药,包括麻药盐酸利多卡因和术后消炎药头孢,还有维生素C。

麻药一会儿拿给黄主任。

油然而生一种自费买子弹崩自己的悲凉感。

这是支付情况。

手术费:微信支付195.50元,生育统筹支付350元。

药费:医保卡余额支付,十几块钱。

程序走完,找黄主任交了全部单据,手术知情同意书还有麻药。

他说你刮毛没有啊?

我说只是剪了。

他说那不行啊,一根都不能留,怕感染啊!

我心想之前没说啊,一根不留难度也很大啊!

他递给我一把双面剃刀,要我自己在诊室的卫生间操作。

真可怕!

我怕毛到处掉,给人家添麻烦,便充分张开腿,让下身大致对准马桶,万分小心地开始操作。

望着剃刀在丁丁纤细的血管表面游走,我满头冒汗……

勉力剃完,头发都汗湿了,成果经黄主任查验合格。

马桶沿儿落满了碎毛,我挺不好意思地拿了张面巾纸擦干净了。

他说我再给你检查下,说着把手伸向了我的下体……

他的动作比上次的张医生粗暴多了!特别他还用力挤两侧的精索,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说哎哟哎哟轻点儿,他说哎呀你太胖了睾丸都缩进去了,我……

左侧精索被捏得特别疼,到晚上都还有点酸!

检查完毕,他说你去上个厕所罢,我便去拉了个屎。

事实证明拉屎非常明智,原因容后再表。

拉完屎洗手,发现小广告无处不在。

==================

进门

==================

终于要进手术室了!

我老婆以最快的速度办完了事,已经快马加鞭赶到附近。

然而医院处于闹市区,附近非常难停车,她找了个车位多的地方,仍然需要排队……

箭在弦上。

看来今天要完成十级孤独的伟业一一一个人做手术了。

“跟我来。”黄主任把我领进手术室(下图即黄主任)。

他去准备,我跟着中年护工甲来到手术室门口。

护工甲开了门,里面还没开灯,漆黑一片。借着门口的光,能看见黑暗中有一张手术台,上面有个披头散发的教学假人。护工甲开了灯,进去把假人抱出来,给真人腾地方。

护工甲进去抱假人时,年轻的护士乙刚出休息室,眯绝着眼睛,打着呵欠,朝手术室门口走来。

正好撞上抱着假人从斜刺里杀出的护士甲。

“啊!!!!!!”护士乙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起来。

“一个假人怕什么!”

“假人有你那么公主抱的吗!”

图为抱假人嘲笑护士乙的护工甲。护士乙不让我拍她花容失色的模样。

走进手术室,按照吩咐放下随身物品,检査并清理干净金属物,躺到床上,把裤子褪到膝盖处。

黄主任出现了,还嫌毛刮得不够干净到,亲自动手给我狠刮了几下,**辣的。他接着拿起大棉签,给手术区域反复涂抹碘酒消毒。

关键环节,多上几张图。

这是手术台。

医生护士在准备。

黄主任在给我消毒,一不小心把*尖派进来了,打码。

下面开始制作(王刚状)。

黄主任让我摘掉口罩,把手机放到一边,双手放在固定位置,我便把双手放在了胸前。

这之后就没有照片,只有文字了。

我用余光瞥见护士在准备注射器一一嗯,第一下要来了。

片刻,左侧阴囊传来一阵剧烈刺痛一一打麻药了!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很快右侧也传来同样的感觉,这次我有所准备,淡定多了。

打完麻药,黄主任直起腰,等待药效发作。

上述过程中,我们时不时地聊天。附近哪儿好停车啦,小面好不好吃啦,一年做多少例手术啦……

医生说,这几年,很少了,几十例还是有。不过,来的都是自愿的了。

这个“了”字,意味深长。

他或许想起了自己的黄金岁月,想起了自己挥斥方遒的年华。

“大人,时代变了。”

=======================

受刑

=======================

今天的他,不再是代表国家政策、让人间风丧胆的终结者,然而一旦踏进这间手术室,他仍是无可争议的王者。

而我,引鸡就戳,任他宰割。

片刻,麻药起效,黄主任再次弓下腰,朝我的下体凑了过来。

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便没有回头箭了。

手机间或震动。我知道老婆来了,但我没法回应她了。

我紧张地感受着黄主任的动作,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忽然,黄主任的声音飘了过来:“你右边输精管怎么感觉有点畸形……”

啊?

“你平时右边有没有胀痛感?”

“没有啊?畸形有什么后果呢?”

“没什么,就是稍微不好做一点,有点分叉的话,不注意就会没完全切断……”

原来我这么特别的吗!

突然,**左侧的肌肉深处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胀痛,犹如一把钝了的钻头想从那个位置钻出却钻不透。

我轻呼一声,咬紧了牙关,手指和脚趾都报紧了。余韵未消,又是一阵几乎相同的感觉袭来,我全身紧绷,**括约肌几乎夹不住屎了还好术前特地拉了屎!太明智了!

“输精管非常敏感,你会感到很胀….”主任冷静地说。

我猜想,刚才大概是在把输精管扒拉出来,逮住,切断,牵扯的时候痛觉传递到了屁股后面。如此大胀痛两次,小胀痛断续若干,只听嗤嗤轻响,电刀准备就绪,几不可闻的淡淡焦味传来,右侧封印好了。

左侧如法炮制,但没有右侧痛得厉害,莫非是右侧畸形,所以折腾得久一点?

当然,我自己也迅速习得了经验,痛觉传来时主动绷紧身体,夹紧**,痛的程度和亦漫的范围便小得多了。

“以前没有用电刀,有时做不干净,偶尔有残留精子。电刀基本上万无一失了。”黄主任感受到我的求知欲,这样解释道。

终于要进入尾声一一缝合了!

突然,一阵剧痛从包皮系带附近传来,像是那里突然被剪开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浑身颤抖,惨叫起来,一滴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滑下。

怎么会那里痛!不应该啊!

“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我紧张而恐惧地问道。

“放心,没事……”

=================

完成

=================

好了小口子,又分别给它们贴了创可贴。我以为结束了,然而黄主任又在手术区域附近揉来按去,搞得我胀痛不已。

“这是在……”

“把你的睾丸推回原来的位置。”

原来如此!又涨知识了!

一番推揉之后,黄主任示意我可以下床了。

“创可贴保留四五天,也可以过两天就换。”

“口子在什么位置呢?多大的口子?”

“就在两块创可贴交叉的位置,只有半公分,大概贴那儿就行。这里皮肤是皱的,口子看不见,千万别自己掰着看!前阵子才有个人,找不到口子,非要掰着看,掰裂了……”

我提上裤子,拿好东西,走到手术室门口。

护士打开门,我老婆立马冲了进来。

“你怎么样啊!”

“挺好的!”我兴致勃勃地跟她分享。从手术正式开始到我走出手术室,共耗时23分钟,果然如传说般迅速。

但躺在手术台上忍痛时,觉得时间格外漫长,我心理上的时间至少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医生嘱咐留观半小时,我坐了四十多分钟。

老婆关切地问这问那,但我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屁股后面的胀痛还有点余韵,被医生粗暴揉捏的输精管隐隐酸痛。伤口处几无异状。

留观期间男科进来两个人,一个咨询结扎,一个准备结扎。看来生意也还行啊。

没什么异常,我便跟黄主任告别了。

他主动给了我微信,说有什么问题随时找他。真是个好人。

最后我还是不依不饶地问了那个问题:“刚才那一阵剧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钳子不小心夹到了……”

===================

尾声

===================

“中午吃个好吃的补一补!”我对老婆说。

“刚做完手术,不能吃发物哦!”她一本正经地说。

“是啊,还不能吃酱油,会长难看的黑疤,就不可爱了!”我补充道。

最后我们决定去吃著名的王肥肠。发物酱油啥的全都占齐了。

“走罢!”我小心地起身。

老婆拉着我的手,一旦察觉我走快了,就拽拽我,让我小心点儿。

其实并没有什么异状,但我小心翼翼,走路时腿张得很开,生怕扰动了伤处。

“我现在是玛卡巴卡的兄弟一一扎胩巴胩。”这个梗大概只有川渝人懂。

到王肥肠点了卤菜拼盘、精品红烧肥肠,还有苦藠肥肠汤,都好吃!特别是卤肥肠,又软,又弹,又润,超一流水平!

吃完肥肠,又到附近的老字号弓奇买了个拿破仑。

跟老婆一起吃东西逛街真开心,但相聚的时光很短暂。

她开车把我送到单位办公室门口,然后回自己单位上班了。

我目送她消失在视线里。

回到办公室,立刻躺在沙发上修养。

丁丁一直谨慎地藏在里面,只露出头。

只有撒尿地时候伸展一点。尿完我习惯性地抖抖丁丁甩残尿,忽然感到一点拉扯感,吓了一大跳,赶紧捂住晃动的丁丁,任凭一滴尿滴到手上……

傍晩下班,上地铁,下地铁,慢慢步行回家。到家后装作云淡风轻,实则严格护裆,生怕被娃撞到。

医生嘱咐:5天不淋浴,不剧烈运动;禁欲21天,避孕3个月。

偏偏老二叫我跟他一起拍球,还要跑着拍……

于是我左手扶墙,慢慢张开双腿,缓缓弯下腰,右手轻轻拍….

女儿习惯性地来撞我的小腹,我慌忙抵挡……直到他们俩开始看睡前儿童节目,我才得以解除防御,脱下伪装,和老婆一起进了里屋的浴室,在她的帮助下洗了头,又把身体大致擦了干净。

“感觉怎么样啊?”她关切地问。

“没啥异常,反正撒尿没感觉,其他功能还没测试。一一我稍微试一下。”

我从后面轻轻地抱住她,在她光溜溜的背上轻吻着。

霎时间,我感到丁丁犹如春天的蛇,从冬眠的洞穴里渐渐苏醒。

“哈哈,没坏没坏!还能用!”

“别闹了!这段时间它要好好休息!”

“嗯,给它放会儿假…”

====================

全文完

====================

赞(2) 打赏
本站文章如未作说明即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有点东西 » 转自S1论坛的奇怪知识:结扎记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1. #-29
    头像

    6666.

    秋名山老司机大陆分机2个月前 (01-01)回复

给网站一点小小的鼓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